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

众彩彩票网 www.hongyunbanli.cn China Yun Copper Group Co.,Limited

 
新闻详情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再审云铜房地产商标侵权案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再审

云铜房地产商标侵权案件


据悉,“云铜”商标权利人(以下简称权利人)认为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云铜房地产商标侵权案件的终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判决违法,于是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请求再审。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经过审查,于20181012正式对“云铜”房地产商标侵权案进行立案,再审。



案件主要情况简例


一、云铜商标基本情况:

1、2008年,权利人注册了包括本案云铜商标在内的全部“云铜”45个类别的商标。

2、2010年,权利人注册的全部商标遭到云南铜业集团公司的恶意异议。云南铜业集团公司异议理由:“云铜”和“云铜集团”是其公司简称并具有一定知名度,权利人是抢注。

3、2012年初,国家商标局经过审查,下达了30多份商标的行政裁定书,同时将包括本案在内的20多份商标注册证书颁发给商标权利人。国家商标局在每一份裁定书都明确裁定:“云铜”和“云铜集团”不属于云南铜业集团公司的简称;云南铜业集团公司辩称“云铜”和“云铜集团”是其简称并具备一定知名度的诉求不具备合法性。驳回了云南铜业集团公司的全部异议理由,核准权利人注册的全部“云铜”商标合法注册。

4、2012年底,云南铜业集团公司以权利人公司董事长是云南铜业集团公司股东周某的妻子、注册属于恶意注册为由,向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由于权利人公司董事长被云南铜业集团公司捏造为其公司股东的妻子,这个虚假的关键证据欺骗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评委,让云南铜业集团公司赢得复审。

5、2013年云南铜业集团有限公司向商标局提交了撤销本案第37类商标的申请;201410月商标局对本案商标予以撤销;201411月商评委复审;20151026复审予以撤销。

6、2014年初,权利人向媒体通报了云南铜业捏造事实,诽谤权利人女性董事长是云南铜业集团公司股东妻子的谎言。而权利人公司董事长则在媒体声明,自己从未见过也不知道云南铜业集团公司的股东某某,更不可能是其妻子,这是国有企业利用政府背书和权力,在公然撒谎,是对女性的赤裸裸的侮辱,是为了赢得商标向国家机关提交的造假证据,是公然撒谎。虽然云南铜业集团的这个行为已经涉嫌违反法律,甚至涉嫌刑事犯罪行为,但是为了社会稳定大局和云南铜业集团公司大多数职工和国家的利益,权利人保留了法律追究的权力。

7、2014年初,权利人不服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复审决定,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和云南铜业集团公司作为被告,将30多个商标评审案件逐一全部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一审判决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败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服从判决,云南铜业集团公司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而北京市高级人法院维持一审判决,支持国家商标局最初作出的裁定,全部支持了权利人的诉求,认可了上诉人的上诉事实。

8、20151214,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重新将第37类“云铜”注册商标证正式颁发给了权利人公司。而在其它30多个“云铜”商标案件的审理中,一、二审均判决权利人胜诉,最后均合法取得了商标局颁发的全部“云铜”商标证。


二、云铜房地产商标侵权行政案件情况:

1、2015年,获得商标证后,权利人在北京先后向国家工商总局和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核准了“云铜房地产公司”的名称,并组建了“云铜”房地产投资的股东投资单位,对新成立的房地产公司进行投资。但是因为本案被告违法侵权使用权利人合法注册的“云铜”商标权,导致因为品牌专用权问题的投资股东的投资分歧,扰乱和阻碍了权利人投资计划,导致申请核准的云铜房地产数亿投资资金滞留中国银行账户。

2、2015年底开始,权利人于是就“云铜”商标侵权问题,向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进行侵权投诉,至2016年底,侵权人向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总共书面递交了数十份侵权投诉查处的函件,但是工商部门并未进行查处回应。

3、2016年底,权利人不满工商部门的行政行为,向西山区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告工商部门行政违法。

4、2017年4月,西山区法院经过开庭审理后,一审裁定权利人的上诉超过起诉时限,不予立案。权力于是上诉至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5、2018年6月2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西山区人民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裁定不合法,指令西山区法院继续审理。2018年10月9日,西山区人民法院根据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指令,再次开庭审理“云铜”商标房地产侵权行政案件。


三、云铜房地产商标侵权民事案件情况:

1、2017年8月3日,权利人因为对房地产案件行政部门不作为及法院一审结果失望,于是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直接提出“云铜”商标民事侵权诉讼案。

2、被告云南铜业房地产公司在西山区法院行政案件庭审中、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庭审中均已明确表示,其使用“云铜”商标是使用在第36类不动产代理中,并没有使用房地产开发和房地产建造,没有侵犯权利人第37类商品房建造的商标专用权。

3、由于被告云南铜业房地产公司在法庭上坚持自己是使用在第36类不动产管理上,并未使用在第37类商品房建造上的理由得到了法院支持,西山区法院行政案件及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案件中,均认可了被告云南铜业房地产公司的理由,判决结果是没有侵犯权利人第37类商品房屋建造的商标权,驳回了权利人的上诉请求。

4、2018129,权利人不服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5、2018520,国家商标局公告,云南铜业房地产公司的第36类商标证因为三年不使用被撤销。而这个撤销公告,已经经过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评审,确定云南铜业房地产公司三年没有使用这个商标。

6、云南省高院2018620对权利人上诉案立案,随后作出判决,维持原判决。


四、本案在审理中的核心矛盾,关键法律证据、理由质的变化。

1、2015年本案“云铜”商标权利人向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提交商标侵权投诉,到2018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其关键核心就是工商局和法院均认可了云南铜业房地产公司的第36类商标证,并以云南铜业房地产公司在“云铜”商标的使用中是对其注册的第36类商标证的合法使用,没有侵犯权利人的第37类商标证。

2、2016年7月4日,因为云南铜业房地产公司三年没有使用第36类注册商标,经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复审,2018年5月国家商标局正式下达撤销公告,撤销了云南铜业房地产公司的第36类商标证。

3、国家商标局的撤销公告证明,云南铜业房地产公司在2016年7月4日以前的三年,2015年,2014年,2013年,均没有使用第36类商标,那证明云南铜业房地产公司向法院提交的使用证据不合法,而法院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认定事实错误。

4、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一直坚持的使用事实,法院一直认定的使用证据,被国家最高商标管理机关认定为三年没有使用,并被以此理由撤销,这个案件的法律关键证据和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前后下达,造成了本案事实上的矛盾和判决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