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

众彩彩票网 www.hongyunbanli.cn China Yun Copper Group Co.,Limited

 
新闻详情
全国人大正式接收云铜商标侵权申诉案 ……………………………  云铜商标全程追溯(2)

全国人大正式接收云铜商标侵权申诉案

云铜商标全程追溯(2)



10月17日,全国人大正式接收了“云铜幼儿园”商标侵权案的申诉。


因为“云铜”商标权利人认为,以最高人民法院林广海审判长,张志弘、李剑审判员为主的合议庭,在(2018)最高法民申3122号民事裁定书中,对“云铜幼儿园”商标侵权及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审理认定事实错误、裁定违法,于是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申诉。


“云铜”商标权利人因为不服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云铜幼儿园”商标侵权及涉嫌严重刑事犯罪的案件判决裁定不服,于是起诉到最高人民法院。


“云铜”商标权利人认为,之所以进行申诉,是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在关键证据上认定错误,在使用法律上错误,最主要的是主审法官回避被告涉嫌刑事犯罪的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裁定违法。


“云铜”商标权利人认为,最高人民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及裁定违法事实突出明显,全国人大应该纠正。


“云铜”商标权利人认为,最高人民法院本案审判法官主要认定错误事实及裁定违法有以下两点:


一、最高人民法院对被告的单位性质定性错误。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人员对被告提交的不合法错误证据没有经过核实,就错误地将私人个人王某某在昆明市五华区民政局登记举办的“民办非企业单位”“昆明市五华区云铜幼儿园”确定为国有企业性质,并按照国有企业的相关合理性逻辑来裁定案件,在法官过度?;す衅笠档纳笈兴悸废?,错误地将民办单位认为是国有单位,而误伤了在工商局登记的公司、在商标局注册商标的合法企业利益。



     二、最高人民法院裁定在民政局登记的单位经营合法,违反了现行法律和国务院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在“民办非企业单位”“昆明市五华区云铜幼儿园”非法从事赢利性经营、偷逃税收、违法使用国有资产举办民办非企业单位的违法事实、证据确凿充分的情况下,未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案件规定,将案件移交公安检察机关先行处置,而以被告涉嫌违法犯罪事实不属于本案审查范围、本院不予评述为由,驳回了原告的上诉请求,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案件规定,违反了国家法律、法规规定。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纠纷案件中涉及刑事犯罪若干程序问题的处理意见》: 一、正在审理的民事案件,人民法院发现案件的全部或部分事实涉嫌刑事犯罪。2、审理中发现涉嫌犯罪,且该刑事犯罪嫌疑案件确认的事实将直接影响民事纠纷案件的性质、效力、责任承担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法院应裁定中止审理,将犯罪线索移送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等待刑事程序终结后再恢复审理。


2、《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一条:对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有权依法查处;涉嫌犯罪的,应当及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3、国务院《“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第四条:“民办非企业单位”不得从事营利性经营活动。民办非企业单位”应当遵守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不得反对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不得损害其他社会组织和公民的合法权益。


4、国务院《“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第二条: 本条例所称”民办非企业单位”,是指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其他社会力量以及公民个人利用非国有资产举办的,从事非营利性社会服务活动的社会组织。


“云铜”商标权利人认为,被告“昆明市五华区云铜幼儿园”特别代理人无论是在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均当庭明确确认原告提交的关于其进行赢利性经营的证据属实,并对自己是“民办非企业单位”进行赢利性经营的事宜当庭供认不讳。而原告指出被告这是在偷逃国家税收时,原告特别代理人也丝毫不否认,但是“昆明市五华区云铜幼儿园”特别代理人的理由是,其赢利的部分款项已经输送给了国有企业的个别人员。


因为这些均有法院法庭审理视频,也有事实证据可以证明,所以,“云铜”商标权利人认为,法院法官在审理时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审判规定,刻意回避被告的违法犯罪案件行为。



三、最高人民法院“云铜幼儿园”商标侵权判决裁定书中裁定“民办非企业单位”的“昆明市五华区云铜幼儿园”有享有“经营权”、享有“商号权”,最高人民法院的此裁定没有法律依据,裁定违法。


1、国务院颁布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条例”明确规定,举办“民办非企业单位”不得从事经营,更不能进行商业性赢利,所以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民办非企业单位”的“昆明市五华区云铜幼儿园”具备经营权,最高人民法院的这个裁定没有法律依据,违反了国家规定。


2、国务院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登记管理条例》明确规定,只有在国家工商行政市场管理部门登记的企业公司,才享有“商号权”。因为商号权就是商业字号权,而“昆明市五华区云铜幼儿园”不是商业企业,不具备商号权,最高人民法院的这个裁定没有法律依据,违反了国家规定。


“云铜”商标权利人认为,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裁定“云铜幼儿园”商标侵权案件中,将在民政部门注册的“民办非企业单位”进行赢利性经营行为判决为合法,而裁定在工商局登记的公司、在商标局注册商标的公司败诉,不仅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法律、法规规定,还有违商业社会的公平正义。


“云铜”商标权利人认为,如果最高人民法院的本案例不得到及时纠正,那将造成中国商业市场的经营混乱,因为,最高人民法院裁定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的非企业单位在本案中胜诉的话,不仅会对全国人大立法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进行对抗,而且还直接否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国务院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


“云铜”商标权利人认为,最高人民法院的本案例不得到及时纠正,而让违法经营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继续非法经营的话,将在全国引起市场混乱,因为让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的单位、组织、机构进行合法化经营,将严重打击在工商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合法登记注册的商业企业的信心。


据悉:


“云铜”商标权利人于2008年在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云铜》教育类别的商标用于公益的“云铜幼儿艺术培训”单位品牌使用。而2009年,“民办非企业单位”的自然人在昆明市五华区民政局登记,开办了“昆明市五华区云铜幼儿园”这个单位,也使用“云铜幼儿园”作为广告,并向社会招生。


因为同在一个行政辖区,“云铜”商标权利人于2015年当年发现后,立即向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进行投诉,认为这家在区民政局注册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盗用其合法注册的《云铜》商标进行赢利性非法经营,而且偷逃税收,已经涉嫌刑事犯罪,希望工商局以非法经营和商标侵权进行查处。


而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以这家民办非企业单位是在民政局登记的,属于教育局管理,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没有权力管理,驳回了“云铜”商标权利人的投诉。


于是“云铜”商标权利人找到了五华区教育局进行投诉,但是教育局仍以商标管理是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的职责,不属于其职权为由,对民营企业的投诉不予受理。


于是“云铜”商标权利人以商标侵权和非法经营一事,分别进行了行政和民事诉讼,告到了区法院、市法院、省法院、最高人民法院,结果均败诉。


“云铜”商标权利人认为,败诉的原由,就是因为法院误将私人个人在区民政部门登记的民办非企业单位认为是国有单位,导致个别领导有意包庇这个商标侵权的民办非企业单位非法利用国有资产进行的非法获利违法犯罪行为。


最高人民法院的审判裁定理由主要为:


第一、“云铜幼儿园”在墙上张贴“云铜幼儿园招生介绍”、在房屋顶部安装“云铜幼儿园”及“康贝儿云铜幼儿园”牌匾、在社区入口大门上悬挂“云铜幼儿园”牌匾、在康贝儿幼教机构的网页上刊登以“云铜幼儿园”名义的招生宣传内容。上述使用中,云铜幼儿园均是将“云铜”与“幼儿园”同时使用,属于表明单位名称的正常使用方式,没有单独或以其它方式突出使用“云铜”字样,不构成突出使用“云铜”字号的情形。


第二、民营企业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在教育服务类别上对涉案商标进行了实际使用,尤其是在与被告云铜幼儿园经营的幼儿教育类别上进行了实际使用。且相关公众比较容易区分开办幼儿园与幼儿艺术培训之间的不同,不至于引起相关公众对二者的服务产生混淆误认。


第三、云铜幼儿园登记注册时,涉案商标尚未获得核准,也没有通过民营企业使用积累较高商誉,因此云铜幼儿园不存在攀附的主观故意。


本文注:涉案商标于2008年注册,2010年核准,2015年获得商标证的颁发,幼儿园于2009年登记。根据国家商标法和民法通则,民营企业具备在先权。)


最后裁定:1、云铜幼儿园使用“云铜”作为单位名称字号,经过相关主管部门的审批,其享有的商号权与民营企业享有的注册商标权同属受法律?;さ拿袷氯ɡ?。2、关于民营企业所提云铜幼儿园涉嫌犯罪的申请再审理由,不属于本案审查范围,本院不予评述。


“云铜”商标权利人认为,这个案件中,就是典型的违法犯罪人员利用中国国家单位注册体制和机构的漏洞,巧妙勾结国有企业,非法利用国有资产举办民办非企业单位,对外造成幼儿园是国有企业的假象,通过这个假象进行非法经营,进行偷税漏税,进行利益输送。而这些就是法院居于?;す衅笠档纳笈性蚪斜景干罄?,导致的认定事实错误,导致的裁定违法。


其实,本案最大的问题还在于,幼儿园所在地区,本来应该享受国家公立幼儿园服务的社区人民群众、本来应该享受国有企业内部幼儿托管职工的福利,变成了高价向这个幼儿园送教子女的负担。


因为,国家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在民政部门登记举办的“民办非企业单位”不得利用国有资产举办,不得进行经营,不得从事商业。


但是这家“民办非企业单位”不但在法庭上对其非法经营的事宜供认不讳,还坦率直言,其获取的非法赢利虽然没有上税,但是却输送给了为其提供幼儿园开办地的某大型国有企业的个别职工了,而这个理由,竟然成为了受法律?;さ睦碛?,“云铜”商标权利人于是不服。


“云铜”商标权利人认为,法院裁判在民政局登记举办的“民办非企业单位”拥有经营权和商号权,违反了国家现行法律,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条例规定,扰乱了市场经营次序,侵犯了自己的合法商业权利。


基于以上原因,“云铜”商标权利人不服,于是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正式提出申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