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

众彩彩票网 www.hongyunbanli.cn China Yun Copper Group Co.,Limited

 
新闻详情
民营企业“云铜”商业诋毁案件 今天开庭审理

民营企业“云铜”商业诋毁案件 今天开庭审理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与今日上午开庭审理了原告“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诉被告“云南铜业股份有限公司”恶意诽谤、商业诋毁民事案件。


  案件起因是2018年7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诉“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不作为案件,但是法庭上,作为第三人,被告公开向全国各大媒体捏造法律事实,诽谤诬蔑原告:


  1、抢注“云铜”商标;


  2、通过“云铜”商标诉讼牟利;


  3、注册商标高价卖给被告;


  本来一起普通的原告起诉“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不作为的著名商标评比投诉案件,在被告的诽谤及捏造事实下,变成了原告抢注商标案件,第二天,案情大反转,云南及全国各大媒体纷纷以云铜商标抢注为标题进行报道和放大,完全搞反了原告与被告的位置、混淆了公众视听、颠倒了黑白,普通行政案件因为被告的诽谤言论,变成了原告抢注商标的大审判,对原告的社会影响及商誉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影响。


  民营企业也是人民的企业,国有企业虽然是大哥,但是也需要具备基本的商业道德,遵行基本的市场规律,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但愿法院还是人民的法院,法官还是人民喜爱的法官,判决还是公正的判决,人民期待着!


  因为,原告相信,总有那么一次,大哥不败的神话将不会再继续,因为中国的法制不会再允许,因为全球化的步伐已经到来,因为中国的领导正在带领中国人民一起奔向中国梦,还因为法官审案终身负责制!


  当然,如果法院判决原告败诉,原告也会继续上诉,直到穷尽中国司法及申诉的程序后,就让历史来证明今天的事实??!



案件主要


  案号:(2018)云01民初1866号


  案由:商业诋毁纠纷


  开庭时间:2018年11月21日9:30


  开庭地点: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办公区第四法庭


  审判合议庭:郭佳(审判员)、李能熊、李彩云



庭审词


  诉讼请求:


  1、请求法院判定被告的行为构成恶意诽谤及商业诋毁。


  2、请求法院判定被告停止对原告商誉的诋毁与恶意诽谤。


  3、请求法院判定被告支付本案诉讼费用。


  4、原告是中国香港注册企业,被告通过媒体编造假话恶意诽谤进行商业诋毁的行为,已经对原告在国内、国际的商誉造成了严重损害和影响,故,原告请求法院判定被告在全国性媒体上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并向社会申明:原告的“云铜”注册商标合法有效,不是抢注;原告注册商标没有高价卖给被告;原告没有通过诉讼牟利。


  通过被告向媒体公开的赔礼道歉,消除诽谤影响、恢复诋毁名誉。使社会公众恢复对原告注册商标合法的原本认知。


  案情概要:


  被告在2018年7月18日向国内各大媒体及社会公众非法捏造事实,恶意诽谤原告,对原告进行商业诋毁,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利。


  被告向媒体及公众宣称:


  1、原告抢注《云铜》商标;


  2、原告通过《云铜》商标诉讼牟利;


  3、原告恶意注册《云铜》商标高价卖给被告。


  案件焦点:


  一、原告未抢注商标,原告注册《云铜》商标合法。


  1、抢注商标属于法律规定不给注册的绝对条款,是商标法及法律法规明令禁止具有不良社会影响的非法注册行为,商标注册不被允许。而原告并未违反,所以获得了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没有任何国家机关和法律裁定判决原告注册属于非法抢注。故,被告向媒体宣称原告抢注《云铜》商标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2、原告注册的商标与被告经营的行业不在一个行业,原告注册的是第8类《云铜》商标,商品项目是“手工具和器具(手动的);刀、叉和勺餐具;随身武器;剃刀”,与原告经营行业相差甚远??銮疑瘫攴爸泄煞ü婀娑ǎ翰欢宰⒉嵘唐废钜酝獾慕猩瘫瓯;?,即使是驰名商标,也仅仅只?;ぷ⒉崾褂美啾鹕瘫?。


  3、被告从未生产《云铜》产品,从未提供《云铜》品牌服务,没有任何合法《云铜》商标,故,即使原告与被告在同一行业,根据《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规定,原告也不存在抢注,况且原告与被告冶炼行业完全不在同一行业。


  4、被告同时向媒体对原告《云铜》商标授权合作人云南某公司进行诽谤,捏造云南某公司所有授权给原告使用的《云铜》注册商标也是抢注。被告的诽谤行为不仅诋毁了原告使用所有云南某公司《云铜》授权商标的合法性,也有违国家商标管理机关和国家法院的司法裁定判决。因为,原告《云铜》商标授权合作人云南某公司取得的45个类别的《云铜》商标是经国家商标局、北京一审、终审法院司法确认的合法注册商标,经过国家行政裁定和司法判决,注册合法,不属于抢注商标,没有不良影响。


  5、原告《云铜》商标授权合作人云南某公司与被告“云南铜业”在近10年的商标确权及维权司法程序中,国家商标局早在2012年就在行政文书中驳回了被告诽谤原告抢注商标的理由,明确载明:《云铜》不属于“云南铜业”的简称,也不具备“云南铜业”所说的知名度。对此,北京两审法院均已确认,支持云南某公司的全部诉求,认定了原告合作人的《云铜》商标注册没有不良影响。



  二、原告从未向被告售卖过商标,被告完全捏造事实。


  1、原告及合作人云南某公司从来没有向被告出售过商标,反而因为被告因为恶意编造事实说原告的合作人叫卖商标,原告及合作人在昆明媒体报道后,于2015年7月18日在春城晚报公开刊登了“永不出售云铜商标”的公告申明,以澄清因为被告恶意诬陷诋毁造成的商业损失。


  2、原告及合作人云南某公司10年来,无论是在法庭还是国家商标局、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均公开向被告提出,请求被告停止所有的行政异议、停止所有的法律诉讼,真心愿意支持国有企业,将除原告及合作人产品和商业作用外的所有商标,全部不要一分钱无偿授权给被告使用。


  3、原告及合作人云南某公司还专门为此向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提出申请,希望将全部《云铜》知识产权无偿提供给被告使用,但是在云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专门组织的调解会议上,被告完全拒绝了原告及合作人的真心好意,决心要违法使用,执意要对抗法律,侵犯原告及合作人的合法知识产权。


  4、原告及合作人云南某公司取得了全部的《云铜》商标,而被告“云南铜业股份有限公司”注册的8个类别的《云铜》商标,以及被告全资控股的“云南铜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注册的1个类别涉及“云铜”的商标,均因为违反商标法使用规定,已经被国家商标局和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法撤销。


  5、被告没有任何《云铜》商标,于是就向社会公众捏造原告抢注商标,并诽谤原告注册商标的就是为了高价卖给被告。中国法律规定,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因此,我们需要被告拿出原告高价售卖商标给被告的事实依据。



  三、原告从未通过诉讼牟利


  1、原告与被告关联的法律诉讼仅且只有2018年7月18日开庭审理的(2018)云01行初5号行政案件,而原告从来没有获利,反而花费了不少,在案件诉求中原告从未提赔偿,更未要被告赔偿一分钱。因此,被告属于典型的捏造事实,恶意诽谤。


  2、原告的商标授权人合作人云南某公司与被告之间的司法确权维权,至今10年,期间与被告就《云铜》商标确权在北京就进行了近200个行政和法律诉讼案件,而所有确权案件的胜诉,原告的商标授权人合作人云南某公司同样没有要求被告进行任何的赔偿。所有的诉讼除了被告败诉的案件法定费用被法院判决由被告支付外,原告的商标授权人合作人云南某公司也从未要求被告支付过10年期间的任何车、旅、食、宿、案件材料制作、人工、律师费用,所有的费用全部是由原告合作人完全承担,没有向被告索要过一分钱。被告捏造原告和原告商标授权人通过诉讼牟利没有法律事实,属于恶意诽谤。


  原告根据法律规定,合法注册使用《云铜》商标,被告缺乏基本社会公德捏造事实对原告进行商业诋毁,希望法院明断。


  此致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