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

China Yun Copper Group Co.,Limited

 
新闻详情
关于“云铜商标” 国家商标管理最高行政机关裁定及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的主要情况通报

关于“云铜商标”

国家商标管理最高行政机关裁定及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的主要情况通报



   “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因为“云铜商标”确权进行了十年的法律异议和诉讼,现经过国家商标局、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分别对国有企业异议和上诉民营企业抢注“云铜”商标的全部案件总共作出了155份裁定和判决,全部认定“国有企业”诉“民营企业”抢注商标没有事实依据、缺乏法律根据,均驳回了“国有企业”全部“抢注商标”的诉求。北京各级法院均对“民营企业”提交的诉求及答辩全部认可,支持了“民营企业”的合法权利,“民营企业”因此取得了全部“云铜”商标权。

1、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在全部“云铜”商标的31个案件异议裁定文件中,均裁定:经审理,我局认为:异议人(本文注:异议人指国有企业)提供的其企业情况介绍、报纸对其公司的宣传报道、内部报刊复印件等证据材料不能证明“云铜”作为其企业字号简称和商标使用并具有一定知名度。异议人称被异议人(本文注:被异议人为民营企业)恶意抄袭、模仿、复制、抢注其未注册的驰名的“云铜”商标以及被异议人商标的注册使用易引起公众误认产生不良社会影响证据不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三十三条规定,我局裁定:异议人所异议理由不成立,“云铜”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2、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全部“云铜”商标的31个案件异议裁定文件中,均裁定:申请人(国有企业)关于被申请人抢注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商标的理由不成立。

3、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全部起诉的31个“云铜”商标抢注案件中,作出了31个法院判决,31个法院判决,均判定:国有企业(本文编注:对异议方国企的简称)主张民营企业(本文编注:对被异议方民企的简称)具有恶意并大量抢注的行为不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的不良影响,故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并未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综上,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裁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本院应予撤销。原告民营企业(本文编注:对被异议方民企的简称)的诉讼请求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4、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全部起诉的31个“云铜”商标抢注案件中,作出了31个法院判决,31个法院判决,均对一审裁判判决裁定:裁判结论予以维持,国有企业(本文编注:对异议方国企的简称)的上诉理由超出本案的审理范围,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5、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司法判决全部“云铜”商标的31个案件民营企业胜诉后,重新对31个“云铜”商标案件再做出新裁定,主要裁定内容为:

理由一、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异议(本文注:指民营企业注册的“云铜”商标)商标的申请注册未违反修改后《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


理由二、申请人(本文注:指国有企业)主张被异议商标为恶意抢注其未注册驰名商标。我委认为,首先在案证据不足以认定其“云铜”商标构成驰名;其次修改后《商标法》对未注册驰名商标的?;は抻诶嗨粕唐坊蚍?。综上,申请人理由不成立。


理由三:我委认为,申请人(本文注:指国有企业)主张被申请人(本文注:指民营企业)在多个类别注册“云铜”商标,主观具有恶意,易产生不良社会影响情形对应的是修改后《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相关规定,规定中“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涉及的是撤销商标注册的绝对事由,这些行为损害的是公共秩序或公共利益,或是妨碍商标注册管理秩序的行为。本案中,申请人未提交证据证明被异议商标系伪造申请书件或其它证明文件骗取商标注册,或者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系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以其它方式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故申请人依据修改后《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不予核准异议商标注册的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我委不予支持,根据修改后《商标法》第三十五条、修改前《商标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我委裁定如下: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由我委移交商标局办理相关事宜。



扩展阅读:

十年“云铜商标”案件“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法律诉求